华严念佛三昧论讲记

黄念祖居士一九八八年讲于北京居士林

【答:诚如所说,教指宏深。但入道初心,自有方便。入此一门,乃能遍彻无边法界。是故善财童子于普贤一毛孔中,过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世界。尽未来劫,念念周遍无边刹海。此念佛人亦复如是,以一念本无量故。】

答云,诚如你所说,华严教义很深。「但入道初心,自有方便」,但初入道的人,求成佛,定要有一个方便。粗浅的说,方就是方法,便就是便利。要有一个办法,这办法是大家做得到的,好做的,才行啦!不然那么广大,从哪里入呢?有一个方便门,入了这一个门,你就能透彻,进入到无边的法界。又引证华严经的例子,善财童子五十三参,有人在观音菩萨旁画一小孩,(现在承德的善财童子画的是一老头,最特别了。)童子,菩萨有时称童子,如文殊师利童子。不要把他一定认为是个孩子,就表示其心是赤子之心,所以,称为童子。善财童子在普贤菩萨一个毛孔里头,他走过了不可说不可说佛刹那么多微尘的世界,这多么广大的世界啊!不可说不可说,多得不得了的佛刹,佛刹里有微尘,像微尘那么多的世界都走过了;可是没有出普贤菩萨一个毛孔(以上表空间),而且是「尽未来劫(表时间),念念周遍无边刹海(表空间)」

这就回答了,为什么一个念佛法门能包括全部华严经。那么多不可说微尘数的佛世界,那么长久的多劫时间,不是在普贤菩萨一个毛孔里头都包括了嘛!这就是华严的特点。我们难懂就在这,我们是在错觉之中,认为:大的能包括小的,小的就不能包括大的。华严是小的可以包括大的。多就包括一,十个手指头包括每一个手指头。要说一个手指头包括十个手指头,这脑子又不行了。(请问如何在手上画出一个手指与其它部份的分界线?不能啊,掌上之指,彼此相连,是一整体)。一里头有多。一小时有六十分,一分钟有六十秒,一小时有多少秒,这好懂。一秒里有多少小时,多少年,这又不好懂了。这一种只承认大的包括小的,长时间包括短时间,多包括一,正是咱们众生的执著。因此,在其实的本体之中,没有这些。所以,在华严经中,一就可以包括多,一个芥子就包括须弥山,一弹指就包括多少劫,三大阿僧祗劫成佛,为什么顿教一弹指成佛?因为三大阿僧祗劫与一弹指平等平等。长短大小久暂一多等一切平等。华严的「十玄」,非常难懂就在这。大家一时懂不了,不要紧,反正是先听一听。听一听也永为道种,因为这是佛的智慧。这念佛也如此。一个念佛法门就包括了华严无量无尽的法门。因为这一念本来就离开数量,不是任何数量所能局限的。底下又引杜顺的话。

【且杜顺法界观。特设三门:一真空门,简妄情以显理,即前念佛法身是。二理事无碍门,融理事以显用,即前念佛功德是。三周遍含容门,摄事事以显元,即前念佛名字是。】

杜顺是唐初高僧,他是华严宗第一代祖师。杜顺著法界观,当时,有一个人从杜顺那里到五台去参拜文殊。到了五台,看见一老人。老人说你干什么?他说我到这来参拜文殊。他说,你真傻,文殊在你那里,你到这里来找文殊干什么?他说,那谁是文殊?答:杜顺和尚是文殊。那赶紧回去,回去晚了赶不上。说完,老和尚不见了。赶紧回去,杜顺和尚已在前一天圆寂了。古时候,这种情况只有在大德最后时刻才显露,一显露就不住世了。不像现在有些人,尽说我是什么、什么的。这里头跟古德就不同了。

杜顺和尚讲了三项。一个是真空门,真空门就是「简妄情以显理」,把咱们虚妄的情执都抛开,显现出本体,理就是本体。破了妄,显现出本体。这个是什么法门呢?就是前头讲的念佛法身。念佛法身,那其馀的一切无非法身,分别的妄情便没有了,唯一显露的是法身。所以,禅宗有此话:「灵光独耀,迥脱根尘」,灵性的光明独耀,「孤立无侣」,没有什么可以作伴。根与尘全脱了。就是离开妄情以显理,就是念佛法身。你念到灵光独耀,那就行了。第一个是真空门。

第二是理事无碍门。真空本体是如此。但是还有事,还要度众生。度众生,众生在事相里头,就必须有佛的国土,有世界,有种种,来摄受他们才行嘛!理和事要彼此无碍啊!「融理事以显用」,把理跟事融会在一起,以显妙用。我们现在就是这样。有极乐世界,我们就得往生极乐世界,在极乐世界进修,以至於成佛。这就是用,用里头就有事了。极乐世界就是事。所以念佛功德,念报身佛,念极乐世界。我们临终所能见的阿弥陀佛的报身。程度高的人临终来接的是报身佛,程度低的人来接的是化身佛,再程度低,就不能看见佛来接,是梦见佛来接,也是往生。

第三,周遍含容门,遍满一切法界是「周」,遍一切处是「遍」「含容」是互相含,互相容。佛殿内三个灯,这个灯也照,那个灯也照,这个灯的光遍满大殿,每个灯也都如是。每一个光都遍满大殿,光和光之间,这个灯的光包含那个灯的光,那个灯的光包含这个灯的光,互相含容。佛跟佛也都是如此,佛土跟佛土也都是如此,就周遍含容了。「摄事事以显元」,一个事把一切的事都摄在里头了,以显此本元(本体)。这是什么呢?即「念佛名字是」。念佛名字,这名字就是本元,就是法身,包含一切,周遍一切,无所不具。所以,念佛为什么有那么大功德?你若能接受华严这个道理,一切佛土,一切佛,一切功德,都融入你这一句佛号里头。所以,你念这句佛,就是全法界。咱们以什么为宗?就是以「华藏入名字,持名入华藏」为宗。华藏世界的一切功德就入在名字里头,你持这名字,就入华藏,极乐世界就是华藏。你要相信持名入华藏,你先要理解,华藏一切功德入在名字里头了。所以不要老在回头转脑,找找这,找找那。干个什么,单修某个法。干那个事,又修那个法,忙不过来。

又举一个例,当时浙江大旱,老百姓找莲池大师,请求大师祈雨。莲池大师说不会求雨,找别人吧,我没有求雨的法。这些人只相信大师。大师说我就只会念佛。众人说只要求雨就行,於是到田里来念佛。拿著木鱼,走在田埂上,一边走,一边念。走了一边,倾盆大雨下来了。这就是一切功德都在里头。若是必须会个求雨法,才能求雨;会个治病法,才能治病;会个驱鬼法,才能驱鬼;那就忙不完了。

【又清凉疏分四法界:一心念佛,不杂馀业,即入事法界。心佛双泯,一真独脱,即入理法界。即心即佛,大用齐彰,即入理事无碍法界。非佛非心,神妙不测,即入事事无碍法界。】

清凉是唐代国师,他见到普贤行愿品了。所以,到他这时华严才圆满。杜顺没见到,只见六十华严。贤首见的是八十华严。(所以华严称贤首宗。)等到清凉国师,他就见到全部了。清凉把他著的疏,分为四个法界:理法界、事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,事事无碍法界。「一心念佛,不杂馀业,即入事法界」,这是人人可以做得到的。但是不见得人人肯做。是能做,不见得肯做。一心去念佛,不杂馀业,不杂其他的所有别的事业,这就入了事法界,这是人人可以做得到,但是不见得有人肯把它做到。做到了之后,就是入事法界。

第二,「心佛双泯,一真独脱,即入理法界」。理法界即本体,怎么能证入本体?心也没了,佛也没了,就是灵光独耀,一真独脱,就入了理法界。理法界就是本体,就是法身,什么都没有了。正念的时候,念而离念,连念也都离了,可是离念时仍然在念,无念而念。所以不住到任何上头去了。这时候, 没什么叫心,也没什么叫佛,也没有一切。然而,本心的光明,这一句佛号,是明明朗朗,这就入了理法界。

「即心即佛,大用齐彰」,心就是佛,佛就是心。这种殊胜的大用,一齐都显现了。观经中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。我念佛的心,就是佛,「是心是佛」。这个心可以作佛,念佛就是作佛,「是心作佛」。前几年,南方有个比丘尼,死后火化,天灵盖不化,上有「心作心是」四字。修行人,真实修行,有很多殊胜的境界。「是心是佛」,指我们本来是佛,「是心作佛」,指我们起心念佛,於是大的妙用就显现了,这就理事无碍。心本来是理,念佛,度生这些作用是事。理事相融,圆融无碍。寂而常照,虽寂静无动,可是在「照」,虽然在照,什么都清清楚楚,可是心中无所动,照而恒寂。无念,而一句佛号朗朗现前;念佛而一心无动,万缘齐放。这是理事无碍。

事事无碍就不好懂了。刚才说小的包括大的,短的时间包括长的,重重无尽,相入相摄,无穷无尽。如两镜对照,这个镜子照那个镜子,那个镜子照这个镜子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一套一套,没完没了。你拿两个镜子相对照一下,试试看。「非佛非心,神妙不测」正显不可思议。不可思,头脑没有用了,不可议,舌头也没有用了。所以说,是法非思量分别之所能解。前云「摄事事以显元」,从事事无碍以显本体,此神妙不测的法门,即是------念佛名字。【是知一念佛门,无法不摄。故此经以毗卢为导,以极乐为归。既观弥陀,不离华藏。家珍具足,力用无边。不入此门,终非究竟。】

所以一个念佛法门,四种法界(理法界、事法界、理事无碍法界、事事无碍法界)全都可以入。因为事事无碍,所以你这一念的功德,包含无尽,一切具足。非心非佛,神妙不测,无所不摄。所以,这个经以毗卢为导,以极乐为归。毗卢遮那是法身,释迦牟尼佛是化身。华严讲的毗卢遮那,就是释迦牟尼的本身,也就是我们的本师。他指导我们,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本师没有说你们都是我弟子,只能留在我的国土中。咱们的本师教导我们,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作为导引。到了极乐世界,我们就回家了。游子回家了,在外头流浪,流浪汉苦极了,酸甜苦辣都吃够了,这一会又到了母亲跟前,母子又相会了,所以极乐是归宿。

「既观弥陀,不离华藏」,既生极乐见到弥陀,但根本并没有离开华藏世界。因为极乐世界也如这个灯光,遍满整个大殿,它并没有局限在某一部份,极乐世界是遍满法界,华藏世界也是遍满法界,互含互摄,难思难议,不是众生我们这种妄情所能推测的。所以,这种情形下,「家珍具足」,你才知道家里的宝贝都具足了。「力用无边」,你可以分身到无量国土去度众生,去演说妙法。到这时候,你说法才真正能给众生真实之利。就像咱们所说的,往往有片面性、有误解,有的时候,甚至於还含点毒素。说是说法,有的时候还不免放毒。若真正见阿弥陀佛,这时候,悟了无生法忍。你可以分身到尘刹,不是在一个大殿里,可以到无量无边的世界,现种种身,说种种法,给众生真实之利。可见「不入此门,终非究竟」。不入到这个门里头,总不是究竟。

这就回答,为什么一个念佛法门能把华藏的一切经卷的深奥意思都包括了。杜顺和尚的三方面,清凉国师的四法界,念佛全摄,这个道理讲得很清楚。不能全理解不要紧,只要知道结论就好。就是这一念,就这么殊胜。家珍具足,如极贫苦的人忽然回到家里,没想到自己是大富长者。信都不敢信,想都不敢想的事,这时候,都成了你的了。这是譬喻,法华「家珍」的譬喻。

【又问:方山论谓他方净土,是权非实。准今所论,如何会通。】

方山就是枣柏,就是李通玄。李通玄是居士,佛法里头居士的成就很不低。李通玄他在五台要著华严论,找个地方,老虎替他背经包,给他找个地方,泉水就出来了,自然有二个女侍者来招呼他,给他作饭洗衣。没有灯光的时候,眼睛放光,来著华严论。又叫枣柏,李世民的本家,亲属。为什么叫枣柏?因为对他很尊重,不说他名字。他一天就吃十个枣,柏树饼,把柏树叶压一压就吃,吃的非常简单。

方山著的华严论,说他方净土,是权不是实。法华讲二乘都是权教,都是化城。阿罗汉,不是究竟,是化出来一个城市,接引你,你还得前进要成佛,枣柏认为他方的净土,都是权,也都是化城,不是究竟。问说:方山是这么说,你现在论得这么殊胜,怎么去圆融会通?也就是说,彭际清的主张跟枣柏不一样,跟后代很多大祖师也不一样,原因如下:

【答:教分四土:一常寂光土,果佛所居。二实报土,法身大士所居。三有馀土,二乘所居。四同居土,凡圣交参,或秽或净。此土行人,以专念力,修诸功德,回向西方,惑业未断,生同居土。欣厌既切,粗漏渐除,闻法增进,生有馀土。若修圆教为因,深达实相,以普贤行愿,回向往生,便感得实报土。亲承佛记,分证寂光。是故住权乘者,一切皆权。如法华化城,不外自心故。明实相者,一切皆实。如此经极乐,全具华藏故。】

教下分四土。第一是常寂光土,佛所居的地方,遍于一切,佛的境界。第二是实报土,是法身大士的境界。第三是方便有馀土,是阿罗汉、辟支佛所居的国土。第四是凡圣同居土,凡也居在这,圣也居在这。同居土,凡圣交参,凡也有,圣也有。

同居土:有的国土是清净土,有的国土是秽土。秽土就是污浊很脏的土,咱们这土就是同居秽土。丘陵、坑坎、垃圾、厕所。人心这么恶,动不动就是杀,就抢劫,唯利是图,这是秽土。极乐世界的同居土是净土,不同在这。但都是凡圣同居,便利之处就在这,你虽是凡夫,你可以去。都是凡圣同居土,但是一个是污秽的,一个是清净的。

咱们地球上的人,「以专念力,修诸功德」,所以,必须得专念,总要把心念集中到一件事情,「专念」,不能东也念一点、西也念一点,什么也不熟,问题一来就全垮了。要做到,旁边一个炸弹爆炸了,烟已经冒了,马上就要响了,马上就要死了,在这个时候,你这一句咒,或你一句佛号,能念出来,这要心里面有,才能成功。若一害怕,我的天啊!我的妈啊!完了。所以,要熟到这个程度,你不专一,怎么能熟?危难来了,哎呀!我是念观音菩萨好,还是念释迦牟尼佛好,还是念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来救我吧!等你这一想,炸弹早就把你炸死,完了。就是这一句,阿弥陀佛也行,观世音菩萨也行,释迦牟尼佛也行。但要养之於平日,才能用之於临时。平日没有这个锻练,不是很熟,「不等想就来」,不到这个程度,到急的时候不管事。以专念的力量,修诸功德,回向西方。至於「惑业未断」,还有很多惑业,仍是凡夫,就生同居土。所以,绝大多数咱们现在往生的人是属於这一类,已经很难得了。

欣厌之心要切,欣慕极乐世界,厌离娑婆世界。对於娑婆世界的种种,进一退九,退缘这么多,愿意早点离开,但不是永远舍弃它,往生之后,还可以再回来度众生。所以,念佛偈「九品菩萨为伴侣」,弘一大师和夏老师都改了一下,改成「回入娑婆度含识」。不在极乐世界跟一些菩萨作伴侣,不回来了。要赶紧回来,见了佛之后,马上回到这娑婆世界,来度众生。念念不忘众生啊!欣厌的很切,「粗漏渐除」,漏就是惑。三惑(见思惑、尘沙惑、无明惑)之中,见思惑是粗的,见思惑慢慢就除掉了,闻法也增进了,这种情况可以生到方便有馀土,超过凡圣同居土了。

如果你修圆教为因,深达实相,「以普贤行愿」,以十大愿王的愿做自己的愿,回向往生,你就能生实报庄严土,菩萨的地方。生实报庄严土,要破无名,破一分无明,分证一分法身,也就是分证一分常寂光土。

「是故住权乘者,一切皆权」。好多情况,凡圣同居土,你还是凡夫的境界,你认为一切还都是权(权指权巧方便,不是真实),有这些分别的时候,就是住权乘者,於是一切都「权」了。你生到那里,都也成「权」了。可是要明白自心实相的人,一切都「实」啊!也就是法华所说的阿罗汉是化城(是权法),可是法华所说的化城,也没有出自心以外,化城在哪?你不还是自心所现吗?既然都是自心所现,「一切无如心真实」,这是布袋和尚的话。(咱们现在山门供弥勒菩萨,是一尊很胖的和尚,那是布袋和尚的像。布袋和尚是弥勒的化身。)这句话是布袋和尚的话,也就是弥勒菩萨的话,「一切无如心真实」。总而言之,一提到唯心净土,这就好像不真实了。其实,人不知道,没有再比心更真实的。化城也不外于自心,都「实」了。所以,一实就一切实。这也是华严的道理,「一真一切真,一位一切位」。都是超乎咱们的情见。像这个经的极乐世界完全具足华严的一切。试问怎么能说净土是权法?


分享按钮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

生死书 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