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方广佛华严经  (第一二三讲)  1999/3/29  新加坡佛教居士林  档名:12-17-0123

请掀开经本,初禅天第十位梵王:

【悦意海音梵王。得常思惟观察无尽法解脱门。】

这位菩萨,他所修的法门是『常思惟观察无尽法』。思惟这两个字,我们要特别留意,如果不善用心就落到意识里面,落在意识里面就不是正思惟,大家都读过八正道。因此我们往往读到佛经,看到思惟就会去思想,这就错了。闻思修三慧不是意识边的事,这个我们要晓得。阿罗汉修成戒定慧三学,而三慧就是戒定慧那个慧,闻思修三慧。所以闻,并不止耳闻,六根接触都叫闻,用这个字来代表,闻是表接触,一接触就明了。思是代表明了,并不是真的去想一想,一想就错了,这个诸位一定要知道。为什么?一想就落到第二义,就落到意识里面去。大乘经论上佛常讲,一念是了义,二念就不是了义。一念自然就明了,明了叫思;没有错误叫修,修是修正,决定没有错误,叫修。所以闻思修三慧是同时的,决定没有三个阶段;听了以后再回去想,想了以后再去修,这是凡夫,哪里是菩萨?这个道理我们一定要懂。这些人都是法身大士,都是诸佛如来示现的,哪里还会去想?思惟观察就是三慧的灵活运用,实在讲是三慧法尔如是,这就闻思修三慧。这个地方决定不能把意思错会,如果我们有心去观察,有意去思惟,那你是完全不解如来真实义。

清凉大师在注解里面,给我们提示得非常好,「观性无相,犹如虚空,何有可尽」,这句是解释「无尽法」。法,给诸位说,任何一法都是无尽的,无尽这个意思并不是说众多;许许多多无量无边,那你是著了相。当然这个解释也没错,也说得通,意思不圆满。一切法,任何一法都是无尽的,所以经上任何一个字的意思都是讲不完的。我们在经上见到,诸佛如来一切说,「尘说刹说,无间断说」,一个字的意思都说不尽,何况一句,何况一部经?因为这一个字是一法,一法如是,法法如是。不仅是佛经,佛经一个字意思说不尽,幼稚园小朋友念的课本,那一个字意思能不能说得尽?也说不尽。为什么说不尽?称性。所有一切法都是自性变现的,是自性的相分,自性是无有穷尽的,所以自性所现的一切相分都是无有穷尽的,道理在此地。我们今天展开经本,没话好说、说不出来是没见性,如果你要见性,字字句句是无量义,这是无尽的意思。

清凉大师讲得好,「观性无相,犹如虚空」,这就是从相上见性。相有没有?相有。这个「有」是幻有,不是真有,你把它看作真有,就错了,那个意思就有尽;说幻有,那个意思就无尽。《金刚经》上跟我们说现相的真相,「梦幻泡影」,用比喻来说。梦幻泡影都有,不是没有,都有这个现相,我们知道那个相是假的。所以梦幻泡影形容相不是真的,相是假的,假有,也称为妙有,有而非有才称为妙。如果真的有那不妙,真的没有也不妙,有而非有、非有而有,这叫妙。一个真正修行人,修行,大乘经上常讲「修观」,那个观就是此地讲的观察,修观。要用现在哲学名词来说,诸位体会得更清楚、更明白,宇宙观,人生观。修观就是修正我们对宇宙人生错误的观念、错误的观察,就这个意思,修观就这个意思。

佛在一切经教里面跟我们所说的,这个观念是正确的。虽然说正确的,也有少分、也有多分、也有满分,为什么?众生根性不一样,一开头就给你讲满分,你不能接受,所以逐步帮助你调整。你原先是百分之百的错误,现在给你调整百分之十的正确,你还有百分之九十的错误,已经很难得,很不容易了。从百分之十再调整到百分之二十,逐渐逐渐达到圆满,这是佛陀教化众生的一贯方法,这个方法在佛家称之为善巧方便。什么样的人,可以一下就到圆满法?这是经上常讲圆顿根性的、上上根的人,行!他不要走这些冤枉路,他的速度就快了。所以教有顿渐,渐是对中下根性的人,慢慢来调整,慢慢来提升;圆顿根性的人,那就不一样了。当然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圆顿根性,可是这个事情又不能勉强,圆不过来,顿不了。可是佛确实慈悲,佛有方便,这个慈悲、方便就让我们能够有机缘,还是缘分,接触圆顿的大教,天天受圆顿大教的薰习,不圆也圆了,不顿也顿了。这个缘分不是每个人都有,善导所谓的每个人遇缘不同,他老人家是讲九品往生,其实修学世出世法都是遇缘不同。由此可知,缘我们要珍惜,缘错过之后很难再遇到,这是事实。怎么样珍惜?真做就是珍惜,不肯真干是不懂得惜缘,惜缘的人是懂得真干。你们同学最近讲经我都在听,我没有到五楼,我就在二楼,二楼办公室在电视里面来看。不错,普遍都有进步,这是令人安慰的一桩事情。所以今天早晨,我特别提醒同学「德行」,我们有好的德行,再有好的成绩,这一生当中就不会白过了,真正能做自利利他的事业,所以要真干!章嘉大师所讲的话:要真看破,真放下。

清凉后一句是解释思惟观察,「察用随宜,如击水文,随击随生,复何可尽」,他这个比喻也好。像我们打水,池塘里面水很静没有波浪,我们用东西来打击,打击的时候水就生纹,有波浪起来,随打随起波浪,永远没有尽的;你去打,你打一天,一天不尽,打一年,一年不尽,用这个来比喻性德是永远无尽的。我们观察,从相上观性、见性,从性上明了这一切法相,性相是一不是二。所以佛在经上讲「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」,这是从相上说的;如果从性上讲,「凡所有相,皆是实相」,虚实不二,真妄不二,这个味道你才能够体会得到。因此,真与妄二边都不能执著,不但不能执著,连分别都不可以有。

什么时候我们也现分别执著这个幻相?教化众生。所以诸佛菩萨示现在六道,现相,为众生说法有分别、有执著,这种分别执著是随顺众生的,决定不是自己有分别、有执著;如果自己真有分别、真有执著,那是凡夫,那个就不是佛菩萨。诸佛菩萨一定像《坛经》上所讲的「分别亦非意」,不是意是什么?示现的。不是他自己有分别,不是他自己有执著;换句话说,决定不是他自己有意思。他们自己用的,我们用相宗的话来讲,决定是四智菩提,不是八识。但是我们凡夫看到,好像是八识,其实不是。四智菩提不染著,八识染著;也就是说染著就是八识,不染著就是四智菩提。我们要学佛菩萨的观念,也就是现在人所讲的,我们要建立诸佛菩萨的宇宙人生观;能有佛菩萨的宇宙人生观,你就是佛菩萨,你的知见跟佛就相同,所谓入佛知见。转迷为悟,转凡成圣,就在这一念之间。我们今天有缘,每天能够有时间在这里薰习,这种福报世出世间都很难遭遇。《华严经》翻译完成,当时是《八十华严》,武则天那个时候作皇帝。她在经的封面上,题了四句「开经偈」,开经偈是武则天题的,「百千万劫难遭遇」,话是真的。她做了这首开经偈之后,以后就没有人再做一首能比她好的,做不出来了。你们不妨试试看,你们也做一个开经偈,能不能比她更好,那就用你的,就不用她的。做不出来,做绝了。说实在话,那真的也是菩萨示现来做护法,不是菩萨示现决定做不出来。所以我们的缘分是百千万劫难遭遇,一定要珍惜,那就是一定要真干!

一切时、一切处,六根接触外面境界要提起正念,这个正念就是此地讲的思惟观察;「常」是不间断。再跟诸位说,「思惟观察」就是念佛,就是净念,常就是相继。念佛,不仅仅是口念阿弥陀佛叫念佛,我们这个经讲到末后,讲到善财童子参学,参访德云比丘,德云比丘跟他讲的念佛法门:所有一切法门统统是念佛法门,禅教密净,没有一个法门不是念佛法门。我们今天念的是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这个地方念的是自性佛,「常思惟观察无尽法」是自性佛、法性佛,所以他怎么不是念佛?佛在哪里?佛是自性,所有一切现相是自性的相分,它怎么不是佛?《华严经》上讲,你成佛了,看到山河大地、一切众生都成佛道,这话怎么讲,你懂不懂?虚空法界一切众生全是自性,明心见性,见性成佛。所以自己成佛,看所有一切众生都是佛,平等佛,决定没有高下。哪一天你也见到这个境界,那就恭喜你,你证得法身,你是法身大士。最低限度,在《华严经》的位次上,你也是圆教初住菩萨地位,你见到了,肯定了。在这种境界当中,你们想想,你烦恼还会起来吗?你还会有贡高我慢吗?没有了,平等了。虚空法界一切众生原来就是自己,性相不二,生佛不二,性相一如,这是大乘经上常说的,其目的无非是叫我们觉悟,提醒我们,这个才是事实真相。

《华严》的学者,他们所修的是法界观。你要问:哪一种观法是法界观?《华严经》上所讲的,每一个人所修的都是法界观。这就刚才讲的,法界观有少分的、有局部的、有多分的、有圆满的,这上有不同,所以才开出无量法门。无量法门,每一门都是法界观的一分,但是任何一分都是全体,因为它是无尽法,任何一分都是性德显现的,都是一念自性。几时我们能把一念自性、一心自性这个概念搞清楚,丝毫不模糊,对我们的修学,无论修学哪个法门,都有很大的帮助。这个搞清楚,在佛家叫解悟,解悟能帮助你修证,解悟是看破,下一步的功夫是放下,放下是修证;理解搞清楚、搞明白,是信解。说到这个地方,我也简单的跟诸位提示一下,古德常讲的,教,有教理行果这四分;学,有信解行证四个意思。教理行果,如果分开来说,是别教义;教理行果是一,一而四、四而一,是一法,圆教义。教如是,学也如是;我们在修学,信解行证分成四个阶段,这是渐教义;如果你晓得信解行证是一而四、四而一,那就是圆顿义。不仅如是,四教跟四行还是一桩事情,你要把「教理行果」「信解行证」分开来,你不懂如来真实义,不能分开,是一,教跟行是一。所以这八个字当中,任何一个字都具足其余的七个字,决定不能分;分开来为你解说,让你理解,理解完了之后,告诉你这是一桩事情,你才能入得进去,所谓是入佛知见。入佛知见是什么事情?就是真正见到事实真相,宇宙人生的真相。

所以从一微尘见大千世界,从一微尘见无量无边诸佛刹土,我们想不通、想不透。一微尘我们很难体会,经上也常讲一毛端,毛端我们容易体会,我们看看手上的汗毛,毛端,我们有没有常常在这里观察?观察如果要用意识心去想,想不出来,愈想愈错了,意识达不到。相宗经论里说得很好,意识能缘外面五欲六尘,能缘三千大千世界,向内能缘阿赖耶识,能缘到八识,就是不能见性。所以如果你要真正了解诸法实相,不能不舍心意识,可是舍心意识,决定不是我们现前这个阶段能做得到的。我们真的是凡夫,我们的生活是意识当家、意识做主;这是六道凡夫,无量劫来就是它当家,现在要把当家换掉,不容易,根太深了。可是你不换,你就不能见性,那怎么办?我们现在对这个当家明白了,知道它的身分,对它淡一点,不要太浓,淡一点,渐渐远离它。可是这桩事情做起来也不是容易,怎么淡法,怎么远离法?那就是多亲近佛,也就是说多与一念自性相应,多一分自性的相应,就少一分意识的相应。你能做这个功夫,无论修学哪个法门,功夫就容易得力。

实在不能,你看看老实念佛的人,他没有离开意识,他念念缘阿弥陀佛,结果他能够往生极乐世界,这是用意识修行第一殊胜的方法。古德跟我们讲得好:「但得见弥陀,何愁不开悟?」开悟就是转识成智,就是《楞严》交光大师讲的「舍识用根」,根性当家了,把意识换过来。西方世界行,我们这个世界不行,西方世界的缘殊胜,无比殊胜修学的机缘,这是十方诸佛刹土里面都比不上的。如果说十方诸佛刹土,要讲福报、受用,比极乐世界超过的很多很多;论修学,凡夫修学环境来说,那是一切诸佛刹土都比不上极乐世界,这个道理我们要懂。好比它那里是个学校,学校办得好,生活富足享受那不见得,学校不如别人地方很多。所以为什么一切诸佛,劝我们到极乐世界去,不劝我们生其他诸佛刹土,道理在此地。其他诸佛报土,福报虽然大,我们没那个福报,想去不但去不了,那个福报也受不了,没福!所以得先学,学成之后,十方刹土那就自在受用。所以一成一切成,我们要了解这个事实真相,才能把心定在西方极乐世界。《华严》到最后,也是普贤菩萨十大愿王导归极乐。悦意海音梵王是从这个法门明心见性,修行证果的。长行我们就讲到此地,再看底下偈颂:

【尔时尸弃大梵王。承佛威力。普观一切梵身天。梵辅天。梵众天。大梵天众。而说颂言。】

说偈前面是它的礼节,在佛经里面讲,说偈仪就是现在所讲的礼节。这些人礼节都非常周到,这是我们应当要学习的;即使一个不懂礼,没有学过礼的人,看到有礼的形象,他也会生欢喜心。由此可知,礼仪是性德的外表,处事待人接物哪可以没有礼貌?很可惜现在人不学礼,不懂礼,也没有人教,可是礼节在应酬里又这么样的重要。现在大概接受礼仪教育的,可能只有一些外交官,作外交官要接受训练的时候,非常重视这些礼节;可能除这个之外,我们想去看到有学礼的地方,已经没有了。不像从前,从前这些基本的礼节,在家父母教,上学老师教,这是学校非常重要的一门课程,很可惜现在废弃了。

在民国初年,我在很小的时候,但是我已经就没有念过了。我看到这些课本,小学的课本,民国初年小学课本,有「修身」这门课程,这个本子我见过。我念书的时候就改掉,「修身」没有了,改做「公民」。我念小学的时候,好像小学一、二年级有公民的课本,那个时候我记得初上小学,好像有六门功课,有公民这门课。可是我好像念到小学五、六年级的时候,公民没有了,又改了,改做「社会」,愈改愈不像样子,真的连基本做人的这些礼貌都不讲求。现在我不知道小学课本里有哪些科目。过去我们在台中,李老师很慈悲,看到这个现象,他培养也是一个经学班,跟我们现在培训班差不多,培养一批弘法的人。弘法的人不能不懂礼,所以就编了一个《常礼举要》,这个小册子流通得很广,我们也印过很多次。现在有一些同修把它用图画画出来,而且是彩色的,那个小册子我们千万不能忽视。基本的礼节,你要不懂,你德行再好,你的学问再好,你对社会、对众生再热心,你跟人家接触人家讨厌你,那你有什么法子?想帮别人忙帮不上,礼不能不懂。

我们这一次将《礼记菁华录》印了一万本,你们同学们都人手一册,这个东西是儒家教学,四个科目里面第一个科目。孔子教学第一个是德行,第二个是言语,第三政事,第四是文学。我们以前跟李炳老求学的时候,李老师是采取清朝陈弘谋编的《五种遗规》,是我们修学主要的课程。《五种遗规》,中华书局收在《四库备要》里面,因为这个书有版权,我们没有办法流通。我们曾经向中华书局买了不少,大概也买了有好几十部。往年在台湾,我们图书馆的同学每个人都有一部,有没有去读?有没有去照做?那就是个人自己的事情了。现在我们翻印的《礼记菁华录》非常好,可以说是礼仪里面极重要的部分都在其中;那个虽然是古礼,精神存在。我们明白之后,在现实生活当中,自自然然就知道怎么样做法。事相上这些情节不外乎多问,特别是跟不同的族群、不同的宗教,他们有不同的礼节,我们不懂要问。我们问清楚、问明白了,这个精神融合在事相里面,一定得到大众的爱戴,得到大众的欢迎,我们再将佛法介绍给别人就容易了。

这些琐碎的礼节,在佛经里面常常看到。你看这一节,他在大会当中报告他修学的心得;这个偈颂一面是赞佛,一面是报告自己修学心得。在报告之前,『承佛威力』,谦敬,这谦虚、恭敬,不敢说自己有智慧,不敢说自己学习有功夫、有成就,佛力加持的。我们今天展开经卷,能够理解,还能说一点,是不是自己能力?是不是自己智慧?不是的,佛力加持的,这真的。如果不得佛力加持,这个经我们怎么会看得懂?我们怎么能说得出来?在我们现前博地凡夫的地位,不求三宝加持,我们哪里有能力?法身大士一开口说话,都要求佛加持。所以我们看古大德注经,一展开前面有求佛加持的偈颂。现代人这些注疏很少看到了,现代人了不起,不需要佛加持,自己就能讲经说法;古人不是的,你看看古德,一展开前面一定有四首、或者有八首,求佛加持的偈颂。

我也曾经跟诸位报告过,我们学讲经的人,我们没有智慧,我们没有能力,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求佛加持。所以在讲经之前,我们礼佛三拜是求佛加持,跟别人拜佛不一样,心境都不相同。不但求佛要加持自己能说,说得不错,还要求佛加持听众,使听众能生欢喜心、能听得懂。我们没有这一番诚意、真诚,这一座经怎么会讲得好?你们上台讲经,拜三拜是不是这个拜法,我就不知道了。讲完之后,我们下台再拜三拜是感激,感激诸佛如来的加持,这一会圆满。这一会不管是一个小时,一个半小时、两个小时,这一会圆满。真诚的心、恭敬的心,这是真供养;依教修行这是供养诸佛如来,我们认真负责努力,一点都不敢含糊,供养听众、供养众生。

在此地「承佛威力」,这一句是求佛加持。下面『普观一切梵身天』,在有些经典里面称为大梵天,后头都有。「一切梵身天」这一句是总说,后面是别说。一切梵身天就是通常我们讲的梵天,梵天有:梵辅天、梵众天、大梵天,这是初禅三天。梵众天就好比是普通的国民,大梵天的国民;梵辅天是作官的,是些官员;大梵天王是国王。在华严会上,我们晓得每一个族群,它的人数都是无尽无数,它不是一个世界,十方无量无边诸佛刹土,初禅就不知道有多少了。这里面有大梵天众,像国王,很多国王都来参加,不是一个,在这个族群里面是天王;辅助天王的是这些梵辅天,辅助天王就像现在的部长、省长、县市长之类;梵众就是人民。

「普观」,普是用清净心、平等心观察他们。这个意思,观察就是代表,陈说自己修学心得报告,对於听众个个都顾及到,一个也不漏。你们想想这个味道,他怎么不得听众的欢心?在《内典讲座之研究》里面教我们,上了讲台之后,在没有说法之前,先要将目光看全场,每一个人都要看到,这表亲切之感。所以坐上讲台,不可以闭著眼睛,闭著眼睛人家听众说:这个法师很傲慢,根本就瞧不起我们,你看,看都不看一眼。现在社会跟古时候不一样,古时候闭著眼睛行:这个法师有道行、有定功,如如不动,你看,眼睛看都不看。从前的社会,现在社会不行,现在这个社会你不看他一眼,他说你瞧不起他。所以这是大乘法,大乘就是现在讲的民主自由开放,这不是小乘。我们今天在任何场合,面对著的是现代的众生,所讲的是大乘佛法,这个礼节要懂。在这一段里面,这一行半是贯穿十位梵王,每一位前面都有,但是把它省略了,只在第一段说出,『尔时尸弃大梵王』。后面像第二首,慧光梵王也复如是;要加上这一句,「尔时慧光梵王,承佛威力,普观一切」,也是这个,后面省掉了。每一个人起来报告都是这样的礼节,这是这一类,只是第一位叙说,后面统统省略掉,我们一定要晓得。注解就不必说,诸位看看就行了。我们看他的赞颂:

【佛身清净常寂灭。光明照耀遍世间。无相无行无影像。譬如空云如是见。】

清凉注解有疏。这里头有十首偈,这是第一首。法身,四句第一句是「法身普遍道场」,第二句「智光说法」,第三句「行净无染」,末后是比喻。长行得法里面,我们已经说得很详细,偈颂里头又重复温习一遍,加深我们的印象,也是劝导我们一定要如教修学。『佛身』,清凉大师在注解里面讲法身,他没有用佛身,因为此地的佛是法身佛,『清净常寂灭』。法身遍一切处,法身是体,法身就是法性,法性就是一念。「一念」这两个字很不好懂,《弥陀经》上讲的「一心」,很不好懂。因为我们的观念都是落在数量上,有一念就会想到有二念,就会想到有三念。我一心念佛,什么都不想了,专想阿弥陀佛,这就是一心念佛,是不是?是不是一念的意思?这一念意思已经错会了,已经落在第二义里头,已经不清净,已经不是寂灭法。要晓得一念、一心决定是清净常寂灭的,那才是一念,才是一心,才是一切诸法的本体,一切诸法是依它而变现出来的。

一念就是自性,世尊在《楞严经》上指示我们,在眼叫见性,在耳叫闻性,在身叫觉性,用见闻觉知这四个字来显示自性,在意叫知。六根根性从来不染,从来也不迷,它是正觉,迷的是什么?妄识。所以性叫真性,识叫妄识,识是虚妄的,不是真实的,性才是真实的。马鸣菩萨在《起信论》里面告诉我们:「本觉本有,不觉本无。」本觉就是一念自性,我们再说得大家容易懂一点,六根的根性,本觉本有。不觉是什么?不觉就是意识;眼识、耳识、鼻识,变成识,识就是不觉,不觉本无。我们今天的苦处,就是不觉当家,本觉不能现前。本觉有没有起作用?念念都起作用,如果本觉不起作用,你眼睛为什么能见?你耳为什么能听?能见、能听、能觉察,统统是本觉在起作用。可是本觉的权被人家剥夺过去,虽起作用,不能当家,第六意识当家。第六意识是什么?分别、执著;我执、我爱、我贪、我慢它当家了,它当家才把一真法界转变成六道轮回。

说老实话,六道轮回也没有,六道轮回是我执变现出来的,这正是世尊常讲的「一切法从心想生」,你自己妄想当中变现出虚妄的境界,我们就搞这个东西。搞得多苦!什么都得不到,身心世界一样都得不到。得到的是什么?佛法里面说的,「唯有业随身」。阿赖耶识要是不转,含藏的业习种子无量无边,这造业。所以迷了以后干什么?造业而已,业造不尽,报也受不尽,干这种事情。这是诸佛菩萨看在眼里,所以说是可怜悯者!因为能造的念头,所受的业报,都是假的,都不是真的,所以才叫可怜悯;如果是真的,那就不能称可怜悯,假的。就好比一个人睡觉做恶梦,在梦里大叫,苦不堪言,作梦不是真的,能造、所造全是假的,这真是可怜;把他打醒,打醒就没事,他就觉悟了。我们就在六道里头、十法界里作梦,都醒不过来,这个事情麻烦。诸佛菩萨的教诲,无非是把我们从这个恶梦当中唤醒而已,醒来了你就是佛菩萨,醒来了你就是一真法界。这从比喻当中说。

所以我们一定要晓得,我们六根是清净的,六根是寂灭的,清净寂灭是我们的本能。为什么不能恢复?我们六根接触外面境界还会起心动念,顺著自己「意」的,给诸位说,不是顺著自己「性」;顺著自己意起贪爱,不顺自己意,你们想想,不顺自己意还是意,顺自己不喜欢的意就起瞋恨,意当家,意做主;顺是意当家,不顺还是意当家。诸佛菩萨跟我们不一样在哪里?诸佛菩萨顺性,眼见色随顺见性,耳闻声随顺闻性,他那个心是清净常寂灭的;我们跟佛菩萨差别就在此地,这是我们讲,我们错用了心。

随顺自性,这一念自性,「无相无行无影像」。是不是真的无相?相而无相,不是真的无相,相有,相是幻相。有没有行?有行,行是幻行,梦幻泡影。所以现相不著相,现行不著行,他在行相里头没有分别、没有执著、没有妄想,与清净常寂灭相应,这就是清凉大师在这经上给我们讲的事事无碍。无碍什么?无碍清净常寂灭,清净常寂灭不碍万象发挥,不妨碍森罗万象,不妨碍十法界,也不妨碍六道三途,六道三途是幻相。由此可知,所有一切障碍是从什么地方发生?从意识里头发生的,也就是说从妄想分别执著里面发生的,这才产生障碍;与自性不相应,不相应就是障碍。如果相应,所有一切现象,就像《法华经》上所说的,十法界依正庄严无一不是清净寂灭相,阿鼻地狱里油鼎火坑都是清凉自在,谁能懂得?诸佛与法身大士他们知道。

由此可知,地狱一片火海,种种那些苦具,那些刑具,无量无边的苦楚,从哪里来的?从妄识里头变现出来的。变现这个现象,你要跟妄识相应,你就得要受;你如果与性德相应,在这个现象里面,你所感受的是清凉自在。所以受不相同,清凉自在是正受,苦乐忧喜舍是不正常的受,不是正受,正受里头没有苦乐忧喜舍。特别是「舍」字,苦乐忧喜好懂,舍不好懂。舍是什么?受而无受才是舍。然后你才会体会到,造作地狱业,受地狱种种苦报,我们听说、我们看到了,佛菩萨示现给我们看,用这种方法教导我们。菩萨堕地狱,是不是真的受那么多苦?不是的,他是离舍受了,我们才能够稍稍体会他们那种生活的境界。

第二句是『光明照耀遍世间』。为一切众生做种种示现,都是光明照耀。遍满一切世间,也是我们今天讲的一切时、一切处;间是处所,世是时间。一切时、一切处,无不遍满,在哪里?我们现在在生活当中,六根所接触的一切有情众生,是我们的生活环境,我们今天讲人事环境;一切无情的众生,我们今天讲生活的物质环境;这所有的人事环境跟物质环境,都是诸佛如来光明照耀。如果你想到:这是凡夫,造作罪业;你永远不能够入佛的法界,一定要把我们错误观念转变过来。事实是什么?除我一个人是凡夫之外,所有一切人都是佛菩萨示现的,所有一切物也是诸佛菩萨示现的。我跟大家讲这个话是真话,这个话是佛说的。我初学佛的时候不懂,现在懂得了,确确实实是诸佛如来示现的。怎么知道?一念自性,所有一切境界是一念自性的相分。性相不二,性相一如,它怎么不是诸佛如来示现的?示现种种境界,有从正面教我,有从反面教我,恩威并济。修学从这个地方去观察,从这个地方去体会,你会开智慧;你会对一切众生,无论是善人、无论是恶人,你会用清净心、平等心、真诚恭敬心去看待。

凡夫、学生、修行人,就是自己一个。在本经上,善财童子做此示现,是做一个修行人的榜样给我们看;只有我一个人是凡夫,除我一个人之外,全是诸佛菩萨示现来教导我的,我们这一生哪有不成就的?善财童子一生成佛,没有到第二生。他怎么成佛的?就是这个观念,这是一个正确的观念,佛知佛见。我们观念错误了,我们凡夫观念,在这里分佛、分菩萨、分众生,分善、分恶,天天在这个地方起妄想分别执著,离不开妄想分别执著,你哪一天才能够入门?你才能见到事实真相?五十三参太好了,是我们这一生修行证果最佳的模式,在一切境缘当中,一丝毫都不染著。你看他参访,参访完之后,最后一科「恋德礼辞」,礼辞,辞就是不沾染、不染。逆境不染,顺境也不染,不染叫辞;礼是恭敬,顺境、逆境,善人、恶人,平等恭敬,绝不染著。那个表法的意思非常之深,我们要是能学到,这一生当中哪有不成就的道理?何况我们还修净土,念佛求往生,你往生的品位决定增高。所以这一句要晓得,「光明照耀遍世间」,著重在遍字。

『无相无行无影像』,相而无相,行而无行,即影像而离影像;这个离就是不分别、不执著。怎么样能离?因为这些相是虚妄的,存在的时间非常短暂。我上一次跟诸位用光的速度来说明,它所存在的时间比亿万分之一秒还要小,它不是真的。我们今天看到这个相分是什么?是相续相,刹那相续,没有看到真实。真实相,给诸位说,不生不灭,生灭同时,根本就不存在。今天世间人生活,牵肠挂肚的事情那么多,你能挂的心不可得,所挂的事相也不可得,不叫冤枉吗?诸佛菩萨的心永远是清净寂灭的,他对於事实真相通达明了。

末后这一句『譬如空云』,空是虚空,云是云彩,这两个字就是《金刚经》上讲的梦幻泡影;『如是见』,就是应作如是观;你就真正见到诸法实相,宇宙人生真相你真的看到了。见到事实真相了,诸位想想,你还会有分别执著吗?你还会打妄想吗?还有分别执著、还有妄想,没见到;见到就没有了,这是佛知佛见,这叫入佛知见。入佛知见就成佛了,虽不是圆满佛,也是分证佛,分证佛就是我们讲的四十一位法身大士。今天时间到了,就讲到此地。


分享按钮 返回《大方广佛华严经》讲记目录

生死书 回到顶部